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书法知识 > 正文

有全面否定宋人书法美学思想者

有全面否定宋人书法美学思想者

为了确立由赵人门,经唐人晋的学书不二法门,就必须否定宋人书法,否定宋人书法美学思想。

前面说了,元人学正书者一般不以宋人为法而近取孟倾,远溯晋唐。因为赵小楷写得最好,正楷更是唐人的看家本领。尽管如此,元代知书者对宋三家的书法艺术评价还是很高的。但是到了明代,宋人几成了书事的“r -d-贼”。

吴宽(1435-1504)南京长洲人,字厚博、号饱庵,官至礼部尚书,明王黎《震泽集》称:“宽作书,姿润中时出奇崛”。所著《匏翁家藏集》,就家中所藏字画作评鹭,颇能反映其书法美学思想,他说:

颜鲁公平日运笔清活圆润,能兼古人之长;米海岳则猛厉奇伟,终坠一偏之

失。以孔门方之,真有回、路二子之别。

朱文公论当时名士书,独推君谈书有典型,而谓黄、米书有敬倾狂怪之势,

故世俗甲乙,曰苏、黄、米、蔡,非公论也。沈启南得此四书,列之深合文公之

意,遂定蔡、苏、米、黄。

为什么一定要将蔡襄调在苏、米之前,必列黄于众人之后?在吴宽眼里,蔡襄最守唐人法度。按年岁,蔡襄确实早于诸子,苏、黄都曾盛赞蔡襄。 但历史并不听从他的安排,至今仍没有人接受“蔡、苏、米、黄”的序列。

非独吴宽如此,连名噪一时的祝允明也不例外。

祝允明((1460-1526 )南京长洲人。字希哲,号枝山,与徐祯卿、唐寅、文微明号称“吴中四才子”,书誉极高,明王世贞《艺苑危言》称其“楷法自元常、二王、永师、秘监、率更、河南、吴兴;行草则大令、永师、河南、狂素,颠旭,北海、眉山、豫章、襄阳,靡不临写工绝,晚节变化出人,不可端倪,风骨烂漫,天真纵逸,真是上配吴兴,他所不论也”。连董其昌《宽台集》中也说:“枝山人书如绵裹铁。如印印泥”。惟其书学思想,却极偏迁无新见。

书理极乎张、王、钟、索,后人则而象之,小异肤泽,无复改变,知其至

也。通逮唐氏,遵执家弃,初焉微区尔我,已乃浸润步趋。宋初能者,尚秉昔

矩,爱至中叶,大换颜面,虽神骨少含,晋度九往一居,在其躬尚可,迩来徒靡

从,澜倒风下,违宗庆祖,乃以大变。千载典谨,崇朝败亡。何暇喝之,亦应太

息流涕耳。

(《述书》)

后之治书者没有改变张、王、钟、索的基本框架,就足以证明张、王、钟、索的书艺已是不可逾越的顶峰,这就是祝允明的逻辑。可是北宋中叶,苏、黄、米出,“大换颜面”,这不仅不是好事,而且成为罪无可恕的大事。“虽神骨少含”,虽然它有神采、有气骨,但仅因其“晋度九往一居”,就成大谬。“在其躬尚可”,他们自己存在也就罢了,“迩来徒靡从”,这就“澜倒风下,违宗决祖”,大逆不道了。对于这种状况,他老夫子全然不识究竟,却如丧考批“何暇晒之,亦应太息流涕耳”。

热门阅读

最新文章